项目大全网,汇集各类手机赚钱软件让你足不出户在家用手机赚钱!

今天是:2020年08月12日 网站地图

中年男人的尊严,只剩遗书和保险

2020-04-27 08:24:20 投稿人 : 项目大全网 围观 : 367 次 分类:网赚杂谈 官方认证

1



大家好,我是浪浪,人称保险蔡徐坤。


这两天我追完了《余欢水》,很多人说在这部剧里看到了自己的中年样貌,但我看完后,总觉得有种不真实感。


虽然说我们都是演员,这点在本质上没区别。但人生毕竟不是电视剧,一个寻常中年男人的生活,并不会有编剧设计出来的那般跌宕起伏,那是戏剧,不是人生。


真实的生活还不如余欢水。


我们的人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很无聊的,而且还有一个很残酷的现实,那就是人生的谷底不存在触底反弹机制,你跌下去了,大多数时候就是爬不出来了。


《余欢水》剧情前半部分的铺垫很真实,有很多小细节都打动过我。不过后半部分的反转逆袭,就像是<夏洛特烦恼>一样,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失意人的英雄梦,是被生活暴打过的中年人,想对世界出的那一口恶气。


人人皆是余欢水,但不是人人都能成为余欢水。


在真实的世界里,余欢水没有逆袭,他跟大部分正在经历中年危机的男人一样,在平凡的生活里,默默承受着一切,并且,这一切彷佛永无止境。


对一个中年男人来说,人生走到了这一步,他们已经没有了可以依赖的人。


他们的身前无人能够为他们遮风挡雨,身后却有一家老小在指望着他。


他的父母在等着他的赡养,他的孩子在等着他的抚养,他的妻子在等着他的扶养。他就好像一颗正在衰朽的苹果树一样,竭力去舒展枝叶,尽力接纳阳光,拼命把根深深扎进大地,但这一切却不是为了他自己,他用生命与灵魂换来的果实,只有他自身无法享用。


他们的生活里唯一不重要的就是自己,包括自己的时间、爱好和身体。


在不断的放弃自我中一步步成全家庭,这就是属于每一个平凡中年人的真相。



2


去年有位读者找到我,我和他聊了很多,我觉得有必要把他的故事写下来。


实际上他并没有什么离奇的遭遇,也没有过于不幸的经历,甚至按他自嘲的说法,他就是一个平凡到平庸的普通人,偶尔还活得有点窝囊,但他的故事就是每一个普通中年人的故事。


这个礼拜看完余欢水后,我又想起了他,特地在微信上跟他说,我能不能写写你的故事。


他很意外,说那些破事有什么好写的,但是过了一会,他又发了条语音给我,语气好像有点开心:你想写就写吧,别让人看出来是我就行。


我开玩笑地说,要不我给你换个性别,他说,老公你要是有需要,我没有问题。


还给我发了一个骚骚的表情。


我想了想,觉得这里面很有问题,但是好像又说不出有什么问题。



3


我对杨哥的印象很深。第一次对话时他问我的问题,差点让我报了警。


当时他跟我说,想给自己和老婆买保险,有没有办法不让他老婆知道。


这不是杀妻骗保的经典桥段吗?我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。


现在想想,其实这套手法有点PUA。要不是他提了一个反常识的问题,勾起了我的好奇心,我也不会一步步问下去,直到深挖进他的生活。


接着我问杨哥,你为什么不想让你老婆知道?


杨哥回答得有点无奈,他说,他老婆觉得买保险不太吉利。


过了一会,他又用一种我早已看破一切的语气说:我看她就是舍得花钱。


杨哥夫妻俩属于很普通的工薪阶层,原本两个人都有工作,家里情况还算宽裕,但自从妻子在生下二胎后就全职做了家庭主妇,家里的经济只由杨哥一个人扛。


他俩都是从农村出来的,父母给不了他们多大的帮助,甚至反而会成为负累,他们又在一线城市生活,物价高,房价也高,唯独杨哥的收入不高。


原本为了攒钱买房,他们家除了生活必需外,几乎没有什么额外支出。后来孩子大了,为了方便接送孩子上下学,杨哥只好先用预备拿来买房的存款买了一辆小轿车。二胎出生后,小轿车又被换成了suv,买房计划就被无限期地搁浅了。


结果后来房价涨得非常疯癫,杨哥的买房计划犹如水中月镜中花,一拖再拖,拖到没有。


蹉跎了很久,到去年,杨哥才终于在自己奋斗了十几年的城市买了房。本来以为买了房就轻松了,但是没想到背上房贷后,每个月将近收入一半的还款金额又让他喘不过气。


我其实理解杨哥的处境,就像无数个想扎根一线城市的普通家庭一样,他们真的是为了一套房倾尽所有了。


说到这里,杨哥有点落寞,他告诉我,虽然他已经尽力了,但是他老婆对他们家的经济条件还是颇有怨言。


我不好表态,我能理解他,也能理解他老婆。


其实谁都没有错,但,也谁都错了。


从他不愿意在“买保险”这件事上跟老婆起争执,可以想象他们之间可能吵过很多次架,我想,面对最亲密的人合理的不满,一定会很难受。


论家庭贡献,他老婆做的不低于他,一个人照顾整个家庭的吃住,这么辛苦想过上好日子无可厚非,而且他老婆也想给孩子更好的教育条件和经济支持,这都很合理。


但最终这些期望都会压到一个人身上,那就是杨哥。其实他已经尽力了,他也不想让家人失望。


只不过,人到中年开始信命,也开始认命。杨哥没有做错什么,也并非是不努力。


即使这个世界有很多关于成功的方法论,但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,人确实是有能力上限的,收入确实是有天花板的,这跟努力无关,只跟个人的际遇和运气有关。


有些人为了做生意方便贷款,买了一堆房,到头来企业黄了,但房子比十个公司还值钱,他自己都是懵逼的。


也有些人卖了房去创业,撑过了几次危机,终于企业步入正轨了,但他难过地发现,原来自己辛苦了那么久,赚的钱还不够把他当时卖的房买回来,这谁能想到?


世事无常,才是人间命数。



4


我问杨哥,一般人会越穷越舍不得买保险,但你经济这么紧张,怎么会想到应该要买保险呢?


杨哥说,因为工作经常要加班,以前还好,最近时不时感觉自己的左胸口很闷,偶尔一阵抽痛,他联想到那些关于猝死的新闻,就怕自己有一天也这样不明不白地走了。


他觉得自己过得真累啊,倒也不光是怕死,而且一想到还有一大家子的人等着他来养,就怎么样也放心不下。


杨哥的话让我心里有点难受,我劝他多注意休息,但我知道他很难做到。


按他说的,公司一直在裁员,他年纪又不小了,像他这样的老员工尤其危险,这几年的就业环境不是特别好,如果被公司辞退,又找不到另一份薪资差不多的工作,可能就要去送外卖了。


说完他有点感慨,“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”。


是啊,他已经过了35岁,按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35岁定律,他现在早已被公司当成了负资产,再不玩命努力,也许就处在被公司淘汰的边缘。


这从公司的角度当然能理解,为了公司未来的发展,需要注入年轻有活力的血液,中年人可能跟不上节奏了。


但我就是很难过。


因为我想到自己也有老去的一天。


到那天时,我可以去努力,可以去奋斗,可以去学习,年轻人能做我都尽力去做。


但是如果公司告诉我,我们需要一个年轻的大脑,那我没有办法。


我尽力了,但是我没有办法,因为我已经不再年轻了,我无能为力。


中年危机就是这样,你没有做错什么。


你只是老了。



5


中年人是不是真的没有选择?


其实是有的,拿杨哥来说,他大可以一走了之,拿着一线城市首付的钱,去三线城市全款买房,也可以在竞争不那么激烈的城市,找一份闲散的管理层工作。


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,也有一些年轻人在逃离北上深。


但是他没有,他想要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也不甘心像失败者一样逃离一线城市,而且年迈的父母也的确需要更优质的医疗资源。


这是杨哥身上最打动我的地方。


人到中年,既身不由己,也并非身不由己。


从个人得失的角度来看,其实他们有得选择,他们可以放下家庭,放下负累,去做一个不负责任但是很爽的人,也就是所谓的为自己而活,但他们没有。


他们选择了不断地放弃自我,放弃自己的时间、爱好和脾气,榨干自己的剩余价值和不那么年轻的身体,去成全家庭的幸福。


这是他们伟大的地方,虽然是带有私心的伟大,但依然可敬。


后来我们聊到孩子和父母的时候,我的感触更深。


杨哥告诉我,为了让孩子能听他管教,不要走错路,他一直以严父的形象跟孩子相处,导致孩子们都很害怕他。


他很无奈,他不想做个慈父吗?


他当然也想做个慈父,但他不敢不严格,他怕孩子跟他一样没出息。但是他的孩子只觉得父亲是在双标,为什么你仅仅是个普通人,却要求我做到一百分?


而在父母这边,即使他已经是个中年人,但是他的父母仍然把他当作小孩。


他不知道该感动还是烦恼,因为他的父母又过多干涉他的生活,他想好好管教孩子,父母反过来管教他,他想带全家人出去吃点好的,父母觉得外面的东西不干净,他老婆跟他吵架,父母认为他被老婆欺负了,第二天就给他老婆脸色看。


他永远被夹在中间,他的老婆想要他理解自己做家务的辛苦,他的孩子想要他理解自己学习的劳累,他的父母想要他理解他们的唠叨,他的上司希望他理解公司的难处。


全世界都要求他来理解,但是没有人愿意去理解他。


他不脆弱吗?其实他也很脆弱。


但一个中年男人没有脆弱的权利。



6


说到最后,杨哥分享了他的小秘密。


杨哥每个月的工资,除了还房贷和留给自己一点零花钱外,剩余部分都交给了老婆支配,其实自己手里是没有积蓄的。


因为他老婆不同意,所以他只能用自己的私房钱来买保险。


他说自己年轻时就很喜欢摄影,不过当时买不起单反,只买了一部卡片机,他用这部机器记录了他小孩的成长,和那些从家人身边流走的岁月。


他一直在偷偷给自己攒钱,希望有一天能买到那部喜欢的尼康单反,据说成像特别美,他跟老婆去商场路过展示柜的时候,看见过它好几次了。


“本来都攒够了,突然又觉得还是算了”。


我能想象到一个画面,当他决定把这笔钱用来买保险的那天,他特意去了实体店,很认真地把那部喜欢的单反每个功能都体验了一遍,好几次想跟店员说,我要把它带走。


但是最后摸了摸它的机身,还是放下了,跟它说了一声,再见。


想到这里,我莫名觉得很心酸。


我当时一直没跟他聊保险的事情,其实是不知道怎么开口,因为他的想法很不实际。


当然,我可以很冷酷地告诉他,你买保险不太可能绕过你老婆,你老婆必须知情,因为当你真有个万一的时候,她才会知道要跟保险公司申请理赔。


我也可以告诉他,因为你的年纪比较大,错过了黄金投保年龄,保费比较高,可能偷偷攒下来的钱,不够用于购买足额的保险。


但我就是说不出口。


我想起一个故事,一个乞丐在冬天的街角吃着一只烧鸡,他吃得很香,脸上写满了幸福和富足,这时候有个路人走过,他往那个乞丐的碗里掷了一枚硬币。


听到叮的一声,乞丐醒了,他恍然想起自己的下一顿饭还没有着落,这一个冬天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,他再也不幸福了。


我觉得如果直接跟杨哥说,关于他背着老婆买保险的种种不实际,那就像是往他的世界里掷了一枚硬币。


我不想戳破他的梦,也不想戳破自己心里的这个,关于生活最后一丝浪漫主义的英雄梦。


虽然我知道,一个男人在人到中年的时候,其实是没有资格冒险,也没有资格谈浪漫主义的。



7


当然,最后我还是跟他说了,并给了他一些可行的投保建议。


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,他的问题不是保险问题,而是中年危机。


中年危机的本质,是在经济负担和家庭责任最重的年龄,事业和身体开始走下坡。


保险能缓解他的焦虑,但解决不了中年危机最根本的问题,就是缺钱。


钱是个坏东西,绝大多数人到中年的时候,就是会遇到各种关于钱的难题。


除非天降横财,否则他面临的困难,其实已经超过了他的能力,就算他今天拼命地压榨自己,也比不上年轻人了,这是无法避免的结构性危机,事物的发生本身就是一种必然。


就像红楼梦里每个人都是对的,但就是走向悲剧的结局,如同宿命一般。


但是他们没有选择放弃,他们选择了去守护更重要的东西,他的责任和家人。


某种意义上,他们其实也放弃了,他们烧完美好青春,换来了一个老伴。


即使面对全世界汹涌而来的压力,他们依然奋不顾身挡在了前面,这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
真正的神迹不是摩西分开红海,而是一个单亲妈妈为了生活同时打三份工,还能挤出时间陪孩子玩耍。


这些中年人,即使他们无法摆脱生活的泥塘,但是在回家的时候却仍然努力向家人挤出笑脸。


我们都身在泥潭之中,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努力生活。


可能这也是一种人生,每一个人都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


即使生活很丑,但我们依然热爱生活。


*文章来源公众号:浪浪历险记,侵删请联系。


4CCC210D-846B-4610-B75C-00F22CA15838.png